反複便血需謹慎,注意區分癌和痔

 痔瘡是一種常見的肛門直腸疾病,在人類曆史上有著悠久的曆史。早在3000年前,我們的國家在oracle中記錄關於痔瘡,公元前500 ~ 500年國外有“痔核(主要)”,痔痔來自於希臘語,意思是指出,血,出血的臨床特征而命名的,無痛性、間歇性便後鮮血是內痔或混合痔早期常見的症狀。後來,醫生們把pila(球)的拉丁意思擴展到piles(痔),它是根據痔的形狀命名的,指所有類型的內外痔,痔現在被英國學者稱為“痔”。雖然痔瘡的發病曆史很長,但在臨床實踐中經常會出現低位直腸癌誤診為痔瘡和延遲治療的情況,在開始診斷和治療時也不例外。直腸癌是一種生長緩慢的惡性腫瘤.它可能在早期無

2015年大腸癌新症超過5,000宗,而且出現年輕化趨勢,因此了解大腸癌的初期症狀,以及早發現和治療是十分重要,而近年新式的腸 癌 化療和手術治療方法,不但可減少出現併發症的風險,更可提升治療效果和病人安全性,使病人安心接受治療。

症狀,或缺乏其早期症狀的特異性,不引起病人和醫生的注意。癌腫脹面積較低,容易出現硬結糞便摩擦引起的出血,是鮮豔的紅色,更不是混合形成糞便或附加到垃圾柱表面,通常被誤診為痔瘡出血。誤診的主要原因是對血液的警覺不足。單純症狀的診斷忽略了直腸數字檢查和內鏡檢查。此外,痔瘡的發病率很高,是所謂的“十人九痔”,使人更容易被視為理所當然。直腸數字化診斷是一種簡便、重要的臨床檢查方法,具有較強的直觀性和可靠性。對直腸癌的早期診斷具有重要意義。一般可在肛門7~8cm范圍內發現中低位直腸腫瘤。即使不是亞捫人直腸腫瘤,但指套染有血便應高度懷疑結直腸癌可能。據國內統計,75的直腸癌通過直腸指檢發現,85的直腸癌的診斷延誤是由於沒有做直腸指診所。因此,我們不能忽視這一重要的檢查方法的初診病人和可疑病人在臨床上。無論直腸手指診斷是否陽性,都需要進行內鏡檢查。結腸鏡檢查是最重要的檢查手段,通過它可以直接觀察整個結腸直腸癌結腸直腸腸道壁,腔體的變化,並確定位置、腫瘤的大小,根據直接鉗組織病理學檢查,可疑病變可以進一步確診斷。

大腸癌是香港常見癌症的首位,但不少人仍然擔心到大腸鏡 檢查 醫院,會帶來不適而錯過治療良機,其實大腸癌是唯一可以預防的癌症,只要透過檢查,及早發現及切除大腸瘜肉,便可避免變成癌症,所以定期接受檢查,是對付腸癌的最好方法。

 結腸黏膜染色可顯著提高小病灶的檢出率,尤其是平坦病變。染色放大內鏡結合大腸表面腺管開放類型(主要以Kudo‘s型腺管開口為基礎)有助於判斷病變的性質和深度,為內鏡治療病變提供理論依據。依據。因此,直腸數字診斷和結腸鏡檢查對痔瘡的診斷是必不可少的。因為早期痔瘡和直腸癌最著名的類似的症狀是血腥的,和經常血,痔瘡可以共存與結直腸癌。直腸癌是一個不均勻的腫塊,糜爛性潰瘍,脆性組織,容易出血,手指袖口。

2015年大腸癌新症超過5,000宗,而且出現年輕化趨勢,因此了解大腸癌的初期症狀,以及早發現和治療是十分重要,而近年新式的腸 癌 化療和手術治療方法,不但可減少出現併發症的風險,更可提升治療效果和病人安全性,使病人安心接受治療。

 在血液的臨床診斷和治療中,我們不能發現內痔有滿意的診斷,並開始對痔瘡進行治療。在患者症狀加重之前,通過直腸數字化檢查或內鏡對患者進行明確診斷並不少見。我們應該高度重視它!然而,一些患者臨床拒絕數字直腸會診,因為檢查涉及私人領域,特別是年輕女性,醫生說這是不可接受的,這是令人尷尬的。當建議行結腸鏡檢查和結腸鏡檢查是一個痛苦的事情,被拒絕。其實結腸鏡檢查有些人感覺不到,而其他人則痛苦,這與性別、年齡、身體形態和手術史密切相關。對於後者,無痛結腸鏡檢查是一種很好的選擇,除非有麻醉禁忌。重要的是要了解,延遲結腸鏡檢查可能延遲了一個重要的情況。當血便時,排便習慣或排便方式發生變化,即使尷尬,也有直腸手指檢查,甚至疼痛,也有內鏡檢查。對於臨床醫師而言,面對越來越多的結直腸癌病例,其首要的任務就是盡早做出診斷,以期進行積極有效的治療,正所謂“發現一例早癌,拯救一條生命,幸福一個家庭”!

相关文章

養胃並不是很難

大腸癌化療期間吃什么能減輕副作用

放射治療宮頸癌的基礎療法

大腸癌化療的副作用

直腸手指害怕尷尬嗎?

【大星講】黃秋生點解最感激王晶? 自爆一年失5部國際片約

VinTV節目《大星講》昨晚播出一集請來黃秋生做嘉賓,談及2014年雨傘運動後被內地封殺,翌年秋生出席香港電影金像獎時,更有行家以靚為名,慫恿他帶「雨傘」上頒獎台,其實是想他陷入萬劫不復之地,秋生雖然沒有公開對方身份,但就狠批這個人「卑劣、賤格」。2015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秋生獲邀擔任頒獎嘉賓,負責頒發最佳導演獎。

他在《大星講》節目上憶述當日發生了一件「衰格嘢」,「有一年金像獎,著咗件靚西裝,落雨行紅地氈,當時買咗把又靚又貴嘅遮,入後台有條友,行家嚟,佢話:『你把遮好靚喎,陣間上台攞埋上去』,我心中有數,知你咩意思,係雨傘,我話:『唔好玩啦,邊度得』,佢話:『唔係喎,好有型喎』,我話:『我真係用嚟遮雨』,佢話:『攞埋上去啦,好睇呀』,我話:『你真係想我死呀?』,然後佢話:『你都幾醒目喎』。」
秋生深知這位行家不懷好意,直言:「真係想攞把遮打佢」,形容對方的行為卑劣又賤格,又謂:「唔怕衰人,最怕人當我傻仔」。秋生指雨傘運動後產量大減,但不會為此而不甘心,因為當日發表言論時已預料會有事發生,因為「凡走過的必留痕跡」,但堅稱自己沒有支持港獨或台獨,是別人強行將「荷蘭水蓋」加在他身上,即標籤他。

其後主持人陳海琪問他最想感激哪個人,秋生思索了一會說出王晶的的名字,而且要衷心感激,「令我人生有一個好大、好深層認知,係好事,佛學上係善知識,多謝佢踩多兩腳。」至於是否有傳說中的「封殺名單」存在,他就如此回應:「我唔知,我知嘅係連鬼佬有部喺香港拍嘅戲,都有製作人話唔用得我,唔止一個,另外有部法國嘅又係咁講,今年之內,有5個人同我講啲咁嘅嘢,你話有定冇?事實就係有,我只係信事實。」
包括今年出演的英國劇集《Strangers》,秋生話所有找他拍戲的人,包括其他國家的製作,他劈頭第一句就話:「唔好諗內地,我廢事累你,我唔得」。他亦提到,事業下滑並非只因為一個原因,而是整個香港電影工業都不滯,他又自爆曾收過「陰陽合同」,但都被他全數拒絕:「人唔好貪,夠就算」。